工字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字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法院受理全球最大户外用品生产商破产重整

发布时间:2021-01-08 10:22:55 阅读: 来源:工字钢厂家

近日,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公告,正式受理厦门进雄企业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厦门进雄)重整一案。厦门进雄曾是全球最大的户外用品生产企业,2012年3月8日,其在拖欠上百家供应商巨额货款的情况下突然宣布破产。同年6月,厦门进雄的母公司NorthPoleLimted也宣布启动破产清算。

据债权人方面估算,厦门进雄拖欠的供应商货款超过2亿元,有供应商债权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厦门进雄并非无力偿还。根据其2010年年检报告,截至2010年底,该公司资产总额为6.3亿元,负债总额为3.8亿元。而2010年,厦门进雄约拥有3.1亿元的应收账款,其中约2.5亿元来自一家名为NorthPoleHongKong的公司。

两家公司相继启动破产,它们背后的美国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Pincus)成为债权人锁定的目标对象。

集美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厦门联合信实律师事务所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还正在进行债权人申报工作,其他具体细节有待整理后确定。

剩余资产仅四五千万?

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在2014年1月29日公告,根据厦门湖明工贸有限公司的申请,于2014年1月21日裁定受理厦门进雄重整一案。同时提醒债权人在4月28日之前向厦门进雄管理人福建联合信实律师事务所进行债权申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由厦门均和评估公司在2012年6月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厦门进雄的剩余资产包括厂房、机器设备材料等,评估值不到5000万元。

厦门衡兴明业律师事务所的债权人律师向记者介绍称,厦门进雄目前的账面资产仅余4000多万元,所欠全部供应商的货款估计超过2亿元。如果采取破产清算,这些债权人的债务无异于将打水漂,因此债权人委员会商讨将以债转股的方式重振厦门进雄,先将企业盘活再进行下一步。

不少债权人都曾经与厦门进雄保持长期合作关系,虽然厦门进雄后来出现了货款拖延情况,但这些债权人并不认为是公司经营出了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厦门进雄历年工商年检资料显示,1999年到2010年间,厦门进雄经营状况一直良好,虽然利润率不是很高,但每个会计年度都有创造一定的净利润,从1999年至2010年12年间累计获利8.19亿元人民币。

这些债权人深信,厦门进雄从来没有出现过经营性亏损,他们怀疑导致厦门进雄发生债务危机很可能另有原因——即资产被掏空转移。

资产被疑掏空转移

债权人及其律师认为,厦门进雄实际控制人和管理层利用控股的优势地位在境外截留厦门进雄的应收账款成为厦门进雄资产流失最大的漏洞。他们的证据是,NorthPole在2012年5月10日回复厦门中圣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一份 《询证函》证实,厦门进雄控股股东NorthPoleLimited结欠厦门进雄的账款达3837.7815万美元。控股股东实际上成了厦门进雄最大的债务人,还不包括NorthPole在美国、加拿大、孟加拉等地各关联公司结欠厦门过雄的应收账款。记者从《询证函》中看到,2010年度,各关联公司结欠厦门进雄的应收账款达到了4577.3930万美元。

此外,在2009年3月初,厦门进雄提出在美国达拉斯进行境外投资,投资额为1.36亿元人民币。该笔投资在当年的年度审计报告中有记载。投资对象是美国达拉斯的一家叫North Pole Outdoor&Leisure,LLC(以下简称NPOL)的公司,厦门进雄持有这家公司100%的股权。

债权人及其律师认为,这笔投资实际上是虚构的。

债权人律师提供到的两封电子邮件显示,厦门进雄及控股母公司NorthPoleLimted的CFO彭永康(RickyPang)曾在给厦门进雄会计部VivianChen的电子邮件中写道,“请一直跟踪进度直到我们拿到批文。这样,我们才能够开始汇出用来冲销公司内部结余账款的资金。(两封邮件原文皆为英文,文中为翻译)”

另一封邮件则是彭永康给NorthPoleLimted各关联公司的财务人员的指令:NP中国汇2000万美元投资款到NPOL;NPOL委托NP美国公司将2000万美元汇到NP香港公司;NP香港公司再把2000万美元汇回NP中国公司。

债权人及律师表示,邮件中提到的批文就是厦门进雄向商务部申请对境外投资的批文,而“用来冲销公司内部结余账款的资金”是他们利用虚构投资项目将这笔资金转移到境外的原始目的,按照彭永康的计划,汇往美国达拉斯的2000万美元将要通过NorthPoleLimited迂回到厦门进雄账上,冲销厦门进雄对NorthPoleLimited的应收款。

据债权人方面透露,最终这笔钱并未回到厦门进雄,至于最终去向就不得而知了。而母公司拖欠的3837.7815万美元应收账款,加上转移到境外的2000万美元,两项合共5837.781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7亿元。债权人和律师认为,这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厦门进雄的最终账面净资产,这才是为什么厦门进雄从会出现拖欠供应商巨额货款无法清偿的根本原因。

债权人律师介绍,厦门进雄的海外销售业务由NorthPoleLimted负责,销售完成后,按理,销售收入应该返还进雄,但很多销售收入一直以“NorthPoleLimted的应付账款”的形式体现在财报中,而未回流。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两家公司还通过签订协议,厦门进雄向NorthPoleLimited支付巨额管理费和销售佣金。

债权人锁定华平投资

就在厦门进雄2012年3月宣布破产后,其母公司也启动破产清算,债权人想要从这两家公司索回欠款目前已难上加难。不过,这两家公司背后的美国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Pincus)成为债权人锁定的目标对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两只分别成立于1997年和1998年的华平基金在开曼群岛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在1999年投资5000万美元到NorthPoleLimited,并完成对厦门进雄的收购。华平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孙强曾表示,其在收购时,情况虽然很糟,但公司的基础很好,这也是其投资的理由。

据报道,2001年,华平将两家基金公司——英联投资和CDC集团——引入NorthPoleLimited,二者投资了1000万美元股权和2000万美元的可转换贷款,其中2000万美元由华平出让。交易完成后,华平和英联、CDC投资在进雄上的资金均为3000万美元。NorthPoleLimited75%的股权掌握在3家机构投资者手上,除了华平投资持有约63%的股权外,CDC集团和英联投资合计持有约10%的股权。此外,2012年,孙强提出NorthPoleLimited拖欠了厦门进雄2253.3万美元(约1.44亿元)债务,并无力偿还。因而,NorthPoleLimited顺理成章地因资不抵债而进入破产程序。

“他们的目的是包装上市,失败之后,华平逐渐失去了热情。”债权人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投资进雄是为了将NorthPoleLimited包装上市,并承诺为投资者带来高回报。然而,因投资回报并不尽如人意,2006年前后,华平已宣布放弃对进雄的包装上市计划。

2006年11月,厦门进雄搬进了位于厦门市集美区的厦门机械工业集中区的通用厂房。此前不久,进雄变卖了2座位于厦门的厂房,而租用新的厂房。债权人猜测从该时候起,华平对进雄及其母公司已萌生“弃”意。

债权人及其律师表示,在2012年进雄事发之后,这些供应商组成了一只自救委员会,一度促使华平投资支付了一笔500万美元的款项用于职工的遣散补偿,但是这些中小供应商的货款,却变成了纸上的一笔债务。

虽然眼下,他们提出了想要重整的方案,不过据债权人和律师介绍,重整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厦门进雄此前所欠的税金问题。由于厦门进雄作此前的大量应收账款未能回来,也导致无法申报出口退税,而按照法律规定,这些未能收回的出口订单款项将按照出口转内销进行税款征收,对于已经被厦门进雄拖欠了大量货款的供应商而言,要其再自掏腰包支付这笔不菲的税金无疑是雪上加霜。

尽管他们已经收集了不少厦门进雄资产被转移掏空的证据,然而这分散的100多家债权人,想要通过跨国官司追讨的费用筹集也是巨大的难题。

记者试图联系原厦门进雄及控股母公司NorthPoleLimted的CEO史蒂夫(SteveDavidFleischli),不过其翻译告诉记者,她从去年7月起就联系不上史蒂夫了,而史蒂夫欠其一年半的工资也未支付分文,史蒂夫的中国手机也已经联系不上。目前有传闻表示,史蒂夫已经回到美国,尽管其原本应该仍处于监管阶段被限制出境。

一位债权人也表示,其有朋友确实在美国见到了史蒂夫本人。至于进雄和NorthPoleLimted的其余高管也同样无法联络,而进雄的其他员工早在2012被遣散。

而目前集美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厦门联合信实律师事务所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还正在进行债权人申报工作,其他具体细节有待整理后确定,婉拒采访。

石家庄第三医院路线

成都无痛输卵管造影哪家好

西安治疗男科医院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