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字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字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安倍民望急挫东京奥运主场馆或推倒重来

发布时间:2020-11-17 09:09:24 阅读: 来源:工字钢厂家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设计造价过于高昂,引发民众强烈不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7日正式宣布该设计作废,从零开始推倒重来。日本政府最快会在半年内重新甄选设计方案,力争在2020年春天之前竣工。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的外观设计,由建筑界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奖获得者、伊拉克籍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通过国际比赛摘得。这个可容纳8万人的主场馆,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国立竞技场基础上扩容建造,外形如同一个单车头盔。

东京于2013年摘得2020年奥运会主办权之后不久,该主场馆的设计一直备受诟病:一是风格非常前卫,二是可伸缩天花及其顶部两根巨型钢结构拱梁,造价十分高昂,根据官方最新估计,建设费用将高达2520亿日圆(约157.8亿港币),几乎是官方最早估算1300亿日圆(约81.4亿港币)的两倍。

半年内重新比赛甄选

民众质疑安倍政府为了办奥运会,过于铺张浪费。日本设计师也对这个天价项目颇有微词。根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本周的民调,约81%的受访者认为主场馆造价过高。日本官员对此也互相推卸责任,甚至要求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辞职。下村本人也因此问题与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公开爆发龃龉。

为了平息外界怒火,安倍晋三周五召开记者会宣布,“此前的计划作废,将从头进行调整”。安倍保证,主场馆的总工程费预计将会缩减三分之一,保持在1800亿日圆(约112.7亿港币)左右。

安倍在正式宣布决定前,先跟东京奥组委主席、前首相森喜朗举行会谈,请求后者合作。森喜朗周五接受采访时回应称,自己本就不喜欢那种风格,主场馆的外观让他想起“生蚝”,“最好能修改一下”。

新国立竞技场原定于今年10月动工,并在奥运会前一年的5月完成。下村博文17日透露,将重新进行设计甄选比赛,在半年内决定方案。他还就施工期表示,“将用50多个月完成,力争2020年春竣工”。

原设计师或天价索偿

奥运会主办国过去也曾经对场馆建设“瘦身”,2000年悉尼奥运会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就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但在即将动工的时候全盘推倒重来,却非常罕见。日本官员早前曾暗示,改变设计或许将损害东京的声誉。

日本正在申办的2019年榄球世界杯,成为这一决定的首名受害者。新国立竞技场原定先举办2019年榄球世界杯“热身”,目前此计划完全告吹,当局需要另觅场地,或许主办权也会旁落别国。

文部科学省表示,截至2014年度末,政府已向哈迪德方面支付了13亿日圆(8138万港币)设计监制费,但相关文件没有写入解除合同时需要支付违约金的条款。不过,政府相关人士指出,“哈迪德方面可能会以名誉受损等为由,提出巨额索赔要求”。

暂时未知哈迪德本人是否会继续参与新设计。哈迪德所属的建筑事务所回应称,造价的高昂与原本的设计无关。而且,早在2013年,哈迪德已在日本官员的要求下,大幅修改原先的设计,以降低造价。

日本官员表示,场馆造价上升,有三分之一的原因是受劳动力和建筑材料供应的影响,这些问题也会影响新设计。

两周风光一现 奥运场馆沦“大白象”

据美联社报道: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原定设计,成本高达2520亿日圆(约158亿港币),堪称是全球造价最昂贵的体育场馆。目前该纪录的保持者,是2010年完工、供美式足球队纽约喷射机及纽约巨人联合使用、造价16亿美元(约124亿港币)的纽约大都会人寿体育馆。

全球目前至少有5个体育场馆的造价超过10亿美元,当中包括4个供美式足球及棒球队使用,还有伦敦供足球运动使用的温布莱球场。然而,和供职业体育队伍使用、提供稳定收入的场地不同的是,奥运场馆经过两个星期的风光过后就很少再用,沦为“大白象”工程。

美国马萨诸塞州圣十字学院经济学教授马西森指出,东京奥运场馆造价高昂,对波士顿和其他申办2024年奥运的城市,和国际奥委会希望未来能以更容易负担的方式举办奥运的目标,都不是好预兆。马西森写道:“如果一个像东京那样的现代城市,明明已有大量高度发展的基建准备就绪,但还是要耗尽资源才办得成奥运,其他潜在的主办城市又有什么机会呢?”

日本虽然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但没有多余的现金可花。历时20多年的经济停滞不前局面已令政府负债累累,而这个迅速老化的国家面对养老金和医疗费用上升的境况。

舆论早已对在东京中部兴建一座大型的新体育场馆反应冷淡,如今更在政府大幅上调项目成本后走向负面。负责监督此项目的日本体育振兴中心把价格上升的原因,1/3归咎劳工及物料成本上升,2/3归咎该体育场馆的独特设计,消费税上升也令造价增加约40亿日圆。

日本对造价高昂的场地一点也不陌生。马西森指出,1998年长野冬季奥运会的场地曾是最昂贵的,这个纪录直至去年才被索契冬奥打破。日本也曾经持有最昂贵世界杯足球赛体育场馆的纪录:举行2002年世界杯决赛的横滨国际综合竞技场的造价为6.21亿美元,而该纪录后来才被造价9亿美元的2014年巴西世界杯举行场地加林查球场打破。

安倍民望急挫 “推翻”场馆图加分

综合共同社、法新社消息: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花落东京,对刚第二次上台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可谓锦上添花,但不久之后,主场馆高昂的造价,反倒成了安倍内阁失分项:旧场馆的拆除工作迟迟未进行,东京奥组委也出现食言情况,无法保证奥运村临近大部分场馆。

近期,日本政府承认主场馆造价将超支近一倍,加上近日安倍也因为不理会反对声音,强行通过新的《安全保护法》,令政府受到千夫所指,万民示威,安倍的民望也急速下挫。

政治分析人士指出,安倍突然宣布取消原定的设计方案,其背后意图是避免加剧因强行表决安保法而出现的舆论失分。首相官邸及执政党认为,民众对新竞技场不透明支出膨胀的疑虑加剧,若对此置之不理,很可能使内阁支持率急剧下降,进而危及政权。安倍无疑是希望推翻主场馆原定的设计,藉此抹去“强硬”形象。

另据《纽约时报》报道,新国立竞技场原本的英国设计师哈迪德去年一度透露,日本人在主场馆这件事情上存在很深的民族沙文主义。她说,“他们不想要一个外国人来建国家体育场。”

洛阳专科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哪家好

虎门专业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杨陵白癜风医院

山东济南看癫痫效果好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