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字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字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超标电动车助力车何时走出城市交通管理之困

发布时间:2020-03-02 12:13:32 阅读: 来源:工字钢厂家

九江新闻网讯(周兴芜 记者 杨军)夏季来临,放眼浔城街头,摩托车、助力车穿梭其中。或许是贪图清凉,难得看到戴头盔的。除了不戴头盔,超速、超载、逆行、不看红绿灯交通安全意识极其淡薄。

不久前,在和中广场附近发生了一起车祸,三名二十余岁的男子共骑一辆轻便摩托车,由于车速过快,在和中广场拐弯处发生测滑,三人被甩到马路对面。后座的两名男子轻伤,驾驶车辆的男子伤势较重,后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实际上,该起车祸的事发路段是有明确限速标示的,在这条并不宽敞的路段,驾驶员严重超速酿成家庭的惨剧。由于目前超标电动车、助力车不用上牌、年检、交通法规约束相对较少且违法成本低,故交通肇事现象较为频发。

交通事故致死:超标电动车、助力车占九成以上

九江市公安局交管支队事故科法制办主任高兴向记者透露这样一个数据:近年来,在全省因交通事故致死的案例中,有近九成以上的死者来自超标电动车及助力车驾驶员。

在记者对九江市路面执勤警官采访时,很多执法的交警在谈到对超标电动车、助力车的管理时,都认为存在尴尬。随着电动车、助力车的逐年增多,大量的无牌电动车、助力车充斥在街头巷尾。以处罚一起汽车违法为例,执法人员只需要几分钟即可完成执法全过程,而处罚一起电动车、助力车违法违规至少要半个小时。首先,九江越来越多的电动车、助力车没有进行过登记,一旦处理起来,车主会以各种方式跟交警理论,反复强调自己购买的合法性,这种软磨硬泡的攻势严重影响正常的执法节奏。

其次,现在市场上销售的电动车,造型是五花八门,仅从外形上很难一眼看出这是摩托车还是电动车。换句话,这很容易让执法人员产生畏难情绪。

记者走访了市区集中销售电动车、助力车的经营场所,不管是人们熟知的摩托车品牌或电动车品牌,助力车都是主打产品。

在记者因助力车、电动车不能上牌而质疑、犹豫时,经营者基本持有同样的观点,全九江市一天要卖好几百台电动车、助力车,警察在路上根本管不过来。就算你被抓到,你一口咬死这是合法渠道购买的,有发票,只是因为车管所有问题才不让上牌,又不是我们自己故意不上的。

车管所为什么不给电动车、助力车上牌呢?九江市公安局交管支队车管所办公室主任祝凌青告诉记者,超标电动车、助力车的速度已经达到摩托车的标准,早超出了非机动车的范畴,九江市场上所销售的电动车、助力车基本不符合国家标准。早在2012年时,九江公安交管部门曾联动多部门拟出了暂行管理办法,让车主买保险,上牌照。并且对涉嫌违规销售的场所进行排查、备案。但是随着电动车、助力车的市场兴起,商家将车辆的时速也越做越大,以至于在2013年时就停止了车辆登记,严重超标的车辆是无法上牌的。

九江到底有多少台超标电动车、助力车?由于数量惊人实在无法进行统计。对于助力车是否属于机动车,助力车上路行驶如何管理等问题,仍存在一定的法律空白,导致助力车生产、流通、上路等环节管理缺位、执法乏力。再加上助力车驾驶人缺乏交通安全知识培训,遵守交通法规意识差等因素,涉助力车交通事故频发,超标电动车、助力车已然成为九江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

助力车?摩托车?交警执法面临尴尬

记者从市公安交管部门了解到,在《道路交通管理条例》中,助力车是没有一个专门的概念来界定的,该条例中只提到机动车和非机动车。于是,助力车有了一个飘忽不定且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特殊身份,一台轻便摩托车冠上助力车的头衔后,意味着它已进入监管的真空区。

电动车、助力车在九江目无法纪,显然问题不是出现在交管部门,在源头等环节上出现的问题才是结症所在。

目前,九江所销售的助力车价格普遍在2800元至4000元之间,而摩托车的价格则高出很多,稍微好一点品牌就是5000元至10000元,甚至更多。据粗略统计,摩托车上牌的代办费用需要大概1000元,每年的年审、保险费用大概200多元。当然,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要有驾照。换做助力车的话,刚才所说的费用全部为0。

助力车成本低、手续简便成为市民出行工具的首选,而一些不生产助力车的摩托车销售店为拉拢生意,往往做好两手准备,当客户需要上牌时,就挂上摩托车的黄牌,当客户不想上牌时,就教顾客咬死一句话我这是助力车,不用上牌的。助力车这个免死金牌既可以成为招揽顾客的法宝又可以逃避执法部门的监管。

记者从质监部门了解到,根据助力车国家标准(GB17284-1998),汽油机助力自行车(以下简称:燃油助力车)标准为:汽缸容积30cc以下,整车重量不超过40公斤,时速不大于20公里。但这一标准已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于2012年10月30日发布公告废止。

而国家工信部在《部分工业行业淘汰落后生产工艺装备和产品指导目录》(2010本),以及国家发改委在《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中,已经明确把燃油助力车列为淘汰产品。2011年底,国家质检总局又明确要求取消各地燃油助力车的生产许可证。

那是不是流通环节的监管出现了问题呢?以su-haojue牌超标助力车为例,用销售员的话来讲,这是豪爵旗下的助力车,所有配件都出自豪爵原厂。可实际上,豪爵在线客服回应,这是一台山寨车。那么问题又来了,虽说是山寨车、杂牌车,可它也是一台手续齐全销售合法的摩托车,所以工商部门是无权禁止经销商销售的。虽然市民管叫它助力车但实际上它的确是摩托车的标准。

记者从市公安交管支队了解到,虽然长期以来交警在管理电动车、助力车问题上显得有些无法可依,一但涉及交通事故的助力车被质监部门鉴定划入机动车范畴后,助力车司机很可能涉及无证驾驶、超速驾驶等交通违法行为进行处罚,实际上,超标电动车、助力车而非绝对游走在监管真空。

交警提醒:未成年人驾车,更要引起足够重视

导语说到和中广场附近发生的一起事故,在支离破碎的现场,不少市民对记者发出了感叹,现在的学生骑车也有这么快,万一发生事故怎么得了啊?

的确,中学生驾驶超标电动车、助力车的情况比往年更加严重了。对于未成年人驾驶这类违规车辆的危险及事故的后果,九江市公安局交管支队宣传科科长周兴芜呼吁,希望学校及未成年人家长能够引起足够重视。

记者在市区多所中学门口看见,每天到放学时间都会有学生驾驶超标助力车搭载同学一起回家,并且驾驶超标助力车的同学们喜欢结伴而行,甚至有一辆车承载三人的情况发生。

在市妇幼保健院附近,经常可以听见高分贝排气管发出的轰鸣声,在上下班高峰期,这条单行线异常拥堵,但驾驶超标助力车的学生依然喜欢猛加油门,在人流、车流中玩爆发。生活在附近的居民已经是屡见不鲜。

九江市二中的许健老师表示,他们非常担心学生驾驶助力车上路,在二中周边的路段基本都是狭长型的,几乎没有给非机动车独立的驾驶区域。且老城区商业、人口非常稠密,上下学高峰期更是车流量最大之时,除此之外附近路段还充斥着很多逆行的三轮车,道路情况非常复杂。未成年人缺乏足够的驾驶经验及培训,如此复杂的道路情况就连成年人都有时难易招架,一旦操作失误,喜欢骑快车及搭载多人的危险驾驶行为很容易对学生自身造成伤害。

据记者了解,九江市多所中学都明确禁止学生驾驶助力车上学,但由于学校对学生的管理基本只能在校园内部。而不听劝阻的学生,通常会把助力车停靠在学校周边的商铺门口。

学生在校外的行为,基本只能靠家长及学生自己,而不少家长对学生驾驶助力车上路缺乏正确的认识,因此,学生在路上飙车的现象屡见不鲜。

记者在市区多家助力车销售、维修场所了解到,助力车的动力系统的确可以进行改装,更换更大的汽缸、更坚硬的离合器弹簧、更大链杆,这样在经过改装之后的车子还会有更大的动力,跑上更高的时速。

公安交管部门曾做过调查,要求改装车辆的车主基本上都是20岁左右,改装车辆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追求开快车的刺激。除了追求刺激的心理,这一年龄段的车主还表现出藐视社会规则,通过过激的驾驶行为来表达挑战社会规则的心理特点。

九江市公安局交管支队事故科法制办主任高兴表示,车主对车身的主要部件和外观等进行改装,都属于非法改装。非法改装车辆如果肇事,致人重伤以上的,会按交通肇事罪立刑事案件追究责任。同时,交警部门提醒助力车车主,由于助力车没有购置任何保险,一旦发生交通事故,相应的经济责任只能由助力车车主全部自行承担。

南宁肤康医院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

太原九州白癜风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