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字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字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年终奖两万变两千的落差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8:15:39 阅读: 来源:工字钢厂家

年终奖两万变两千的落差

毕业三年来,我从来没有这样春风得意过。

本科毕业就进了这家国有控股的金融机构,一直做总经理秘书。几个月前下放到资金信托部做项目经理,主导完成了两个信托融资计划,成绩斐然。领导已经和我谈过话,打算趁年底的人事调整提拔我做部门经理助理,并特别叮嘱下一步就是部门副经理。更诱人的是,按照公司的考核政策,保守估计我年底红包能得两万元,那可是我工作以来单笔最大的收入。

心情随着年终的趋近而越发显得迫切,我甚至盘算好了那两万元的开销计划。这时一个消息传来:公司即将被收购了!

收购者是资本市场上较为有名的一个民营产业投资公司,他们看上了我们公司的金融壳资源,而我们公司的大股东最近遇到了点经营危机,想转让控股权,据说双方正在磋商收购事宜。

那几天,所有的同事都在谈论着这个关乎自己前途的爆炸信息。MSN上,午餐桌边,半掩着门的小会议室,大家小声讨论着大股东卖出我们的内在原因,以及新东家的真实意图,最后的话题无非是落到自己的前途命运问题。大家逐渐分化为悲观和乐观两派,宛若股市的多空双方。

大杨称得上是最大的空头,逢人便说:“来者不善啊!等他们站稳了脚跟,我们也该回家了!”他认为,收购完成之后必然是人员大清洗——重新洗牌,重新整顿。

我偶尔也会参与讨论,但对自己的命运倒不是很担心。我想,不管股东换成谁,要想持续搞好经营,总是需要人才,而我们的行业有一定专业性,客户资源也基本掌握在现有员工的手里。我甚至认为这是个机遇,因为新股东具备相当的实力,对于公司的业务拓展和发展前程大有帮助,况且引入民营机制,也许会解决公司原有的某些体制上的弊端。

大家都在关注事态的发展,而公司管理层却不透露任何细枝末节,公司里未免有些人心惶惶,手头的工作也放缓了下来。我们只能通过财经报纸和网络来了解此次并购的详细进展情况。

然而,事态的发展似乎逐渐验证了大杨的担忧。首先,新股东委派的财务总监到任,控制了公司的财务。不久,董事长正式被更替。

某天临近下班,办公室的小吴下楼绘声绘色地向大家描述了楼上大会议室正在发生的一幕:新任董事长点名,点到的留下来召开中层会议;没点到名的请出去,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位置!这些可是平时都很权威的经理们啊,甚至许多是原先政府部门派过来的,哪能受得了如此的摆布,有位被除名的经理当即表示要找政府相关部门反映问题。

楼下敞开式办公区开始显现出前所未有的恐慌气氛。比我资历多一年的林慧首先辞职,去了一家一直对她有意向的投资公司。“前途未卜,先走为妙。”临走时,她倒很洒脱。30多岁的陈姐忙着她的网上小店,饶有兴致地打电话,做订单,按她的话说,反正不指望这点工资,现在反倒不必遮掩她的副业了。而和我同年进单位的张浩则在搜索新的机会,偶尔和我讨论一下他面临的机遇。

按常理,并购时的人员调整是正常的,但看这阵势,我也逐渐变得不安起来。不久后,公司开始流传说年终奖将被取消、裁员计划节后出台的消息。我有些慌了,私下找到看重我的一位副总,冀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些讯息。然而他对于未来也没有一点把握,甚至称自己也可能自身难保,只是由于金融高管的更替需要备案过程,目前还没有动,并告诫我要有更坏的思想准备。

我全然没了先前的自信,不仅担忧我的升职,我的年终奖,甚至于能否留下也没了把握。

年终聚餐,好像特意安排,新股东的人没有参加聚餐。总经理充满歉意地举杯:“感谢大家这一年来对公司的贡献,我很抱歉,由于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变故,关于年终奖和项目提成的某些政策取消,为了弥补,过节费提高一倍发放。”

话音刚落,席间一片轻嘘声,先前的怀疑与猜测也终于尘埃落定。我知道,所谓过节费标准,只是区区一千元,而我梦想的两万,就这样变成两千,一年的辛苦付诸东流。我不敢相信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对新股东的幻想也开始一点点破灭。

丰盛的宴席和餐桌外围的喜庆把我们内心的落寞映衬得更加突出。这种气氛笼罩了我的整个春节长假,无疑,我的同事们也是如此。

节后,我准备了求职简历,也开始私下的求职历程,以给自己留条后路。很幸运的是,经过几轮面试,一家银行初步向我表示了意向。我内心很矛盾,或许是因为银行只是个初级职位,也或许我还冀望于对我稍微有利的调整方案。

终于,在大家的夜以继日的关注和猜疑中,员工重组方案出台了:保留30个岗位,现有70多个人都申请自己认为合适的岗位,由决策层挑选。挑中的留下,没挑中的签一个待岗协议,每个月领600元的生活费。

这个消息犹如最后一枚重磅炸弹,将整个公司掀了个底朝天。没想到新股东态度如此强硬,要知道作为国有金融机构的员工,学历和层次也都很高,在外界眼里向来是手捧“金饭碗”的,可如今也要成为下岗职工,面临两三个人抢一个饭碗的局面。本来一团和气的同事们,彼此间的关系也突然变得尴尬。

我暗自骂着这帮匪类,却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领导找我谈话:“这次人员调整形势很严峻,但你是部门业务中坚,也很年轻,我们决定把你留下,保留原职。”领导的眼神仿佛期待着我去感恩。我表示了感谢,却没有立即表态。无疑,我对这个结果仍然很失望。

拿到《岗位申请表》那天晚上,我重新权衡了摆在面前的两个机会,越发觉得新股东不会很在乎员工的利益,在新公司的框架下,保留原有职位似乎不会有什么好的前景,也不会有过去那种良好的工作氛围了;与原有同事一起竞聘上岗,本身也是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而银行职位虽然是陌生领域的初级职位,但也意味着新的开始。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我在拟聘职务一栏填了“部门副经理”。在这个人人自危,保住原有职位都很困难的大清洗下,我连跳两级的奢望自然是如同鸡蛋碰石头,光荣破损。不过,事情总算有了一个结束。

我最终去了那家银行报到,开始了我的另一段职业生涯。而原公司的人事调整仍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甚至爆发了小规模的冲突。后来听说,多一半的人都走了,或在家待岗拿着生活费,或出去重新开始择业。

哎,不管那些了,反正我要着眼于自己的新工作了。

(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天途福利版

天地道安卓版

qq游戏安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