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字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字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前男友成我上司还带美女秀恩爱愤怒不已时我一招让他浪子回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3:00 阅读: 来源:工字钢厂家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男人,他宠你宠你到骨子里,爱你爱到生命里。

在他面前,你可以大女人也可以小女生,可以做女汉子也可以做萌妹子,可以很屌丝也可以很女神。

在他面前,你可以卸下所有的伪装,肆无忌惮地大笑和哭泣,哭过笑过后,缩在他的怀里,让他为你遮风挡雨。

我就曾遇到过一位这样的男人,可惜的是,最后我还是把他给弄丢了。

1

和沈凌风分手的那个傍晚,我独自一人漫步在明阳湖畔。那夕阳的余晖,落在湖水里,湖面一片绚烂,偶尔有微风吹过,掀起层层涟漪。

我坐在湖畔的长椅上,这初秋的天气有些微微凉,我不自觉地裹紧了身上的风衣,静静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四个月的恋爱关系,就在这弹指一挥间结束了。也许是彼此早已心知肚明,对于此次分手,我们一致的态度就是绝不拖泥带水。

这是我最短的一次恋爱,也是分手后,最心平气和的一次。没有难舍难分,没有大哭大闹,没有撕心裂肺,有的只是庆幸和解脱。

四个月的相处时光里,我们似乎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偶尔的关心,偶尔的约会,正常的加班加点,正常的匆匆离去。我们的关系越来越淡,渐渐地走到了我不说他亦不问,又或者我说了,他也不懂的地步。

这样寡淡无趣的生活,其实应该早早了结了,只是两个人各怀心事,却迟迟都没有说出口。

每次打电话或者见面,他的嘴里永远都会重复着那个不变的话题,“筱雅,钱够花的吗?”然后从皮夹里掏出卡递给我,“这段时间我可能比较忙,你自己看着买。”说完话后就摸摸我的头,然后转身离去。

摸头,也许就是我们之间最亲密的动作。

我时常望着那些卡和那些奢侈品发呆,“张筱雅,这一切当真是你想要的吗?金钱,名誉,不……”我摇摇头,“这不是,我不要钱,我要的是爱。”

我勾唇讥笑,嘲笑自己的愚昧无知。沈凌风给不了我想要的爱,而我亦不能与他大吵大闹。

认识沈凌风之前,我刚刚结束一段刻骨铭心的恋爱。

那时的我只想要光鲜亮丽的生活,想要活得出彩,想要在同龄人面前显示出优越感,更想要让他看看离开他后我会过得有多好。

沈凌风是同事的一个朋友,托同事的关系,我们相识。他生得很俊,家境又富裕,自然成了众人眼中的香饽饽。

他说,他找女友很简单,温柔,孝顺,善解人意,只要能陪他过一辈子即可。

我又怎会不知他话里的意思,富家子弟,花花公子,乱花丛中,流连忘返。

也许是太着急想要拿事实向那个人证明,鬼使神差的,我答应了沈凌风的要求,于是我们成了恋人。

起初,他对我确实很好,该有的男友范,他也应有尽有。可是后来,我们的话越来越少,到最后,一周至多只见一次面。

我们成了拥有爱人的单身。

为了满足虚荣心,我将自己推进了火坑。

我知道,我没资格向他提出更高的要求,也不能奢求过多。一段爱情,一旦没有了“爱”,纵使还有个“情”字,也不过是两两互相折磨,最终也是无果。更何况,我和沈凌风之间从来没有过爱情。

我所能做的也许只是悬崖勒马,放过他,更多的是放过自己。

于是就在今天下午,我约他见面,把话都说明白了。我们像是聊天一样把分手的事情和平解决,他说会给我补偿,我笑着摇摇头。

我想告诉他,我要的不是钱,而是爱。可是话到嘴边却还是难以启齿,毕竟我也是一个刚懂得“爱”的人。

他说,我和他认识的那些莺莺燕燕并不一样。

是啊,我不会缠着他,不会让他帮我买那些奢侈品,也不会无端冲他发脾气。

我能做的就是静静地做好饭,等他回来吃饭,或者是默默地听从他的安排,偶尔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我轻笑:“可能是我良心发现得比较早吧。”

他笑:“筱雅,你是一个好女生,应该找个好男人疼你。”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好女生,也许只是不够爱他,所以才不会关心他的所作所为。

我现在所住的房子是沈凌风的公寓,他说,在我没找到房子之前可以暂时先住着。其实他也不错,至少对我是不错的,只是,我们并不是对的人。

晚上回到家,我将一些物品行李简单的打包,并托朋友帮忙问一下房子的事情。

我看着被包裹好的行李,没有一丝忧伤也没有一丝喜悦。这偌大的房间,本就不属于我,兜兜转转,来来回回,我还是要回到原点去,只是现在的原点好像少了点什么。

我去到二楼,在一个小房间里,那里摆满了沈凌风送我的礼物,而我从未打开看过。

我曾以为那些会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可当我真正得到以后,心里并没有得到满足。如今,我只是对它们嗤之以鼻,我明白,我想要的生活,不是金钱能买来的。

2

周一上午,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办公桌旁听隔壁的女同事在八卦着某某明星最新动态,不得不感叹一句,贵圈真是乱啊。

我正打算开始认真工作的时候,一阵“啪啪”的掌声将我的视线从电脑上转移到玻璃门旁的两个人身上。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竟出了一身冷汗。

昨天刚和前男友分手,今天就遇到前前男友,这比买彩票中大奖几率还小的事情,竟然在我身上发生了,我只能在心里感慨“这个世界很神奇,未来总是充满了未知与狗血”。

只是他一个IT,来我们设计部干吗呀?

听到一阵“噼噼啪啪”的掌声,我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可是刚刚刘主管说了什么啊,我一句也没听到。然后就看着刘主管和那男人的身影消失在玻璃门后。

“小美,刚刚主管说什么呀?”我问着旁边的小姑娘,只见小姑娘一脸花痴的表情望着远方。

“嗨,嗨,我问你话呢?”我拍拍她的肩膀。

“姐,你不觉得刚刚那个男人很帅吗?”她激动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我一头黑线,和他相处了五年,帅不帅,我能不知道,“那男人是干吗的?”

“他是我们设计部新来的总监啊。”她兴奋地说着。

“姑娘,擦擦口水。”我递给她一张纸巾,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

设计部总监,不过半年时间没见,他竟然当起了我的上司,真是可笑。这是在向我宣威,向我炫耀吗?离开他后我并没有过上我想要的生活,我想我一定会成为他眼中的笑柄。

“张筱雅。”我抬头,不知何时,刘主管已经来到了我身边。

“主管,有什么事吗?”

“这几天就由你先暂时当项总监的助理,帮助他尽快熟悉公司事宜。”刘主管的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让我无法抗拒。

“总监助理?”我问道。

“嗯,我看了,你们是一个学校毕业的,这样交流起来也方便。”

方便,现在谁还会有交流障碍?

“可是我……”

“哪有什么可是?你一会到我办公室去一趟,把一些资料给项总监送过去。”主管潇洒地把话一撂,然后转身离我而去。

我心有百般不愿,却只能咽到肚子里。

我极不情愿地去到刘主管的办公室,抱起那一摞厚厚的资料,又听主管交代了几句,这才悻悻地去往总监办公室。

站在办公室门口,我有些踌躇,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我思忖良久,鼓足勇气,右手刚放到门上,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望着眼前的白衬衫,“项……项总监,我来给您送资料。”我不敢抬头看他,那熟悉的脸庞,还有那熟悉的眼神,都会让我意乱神迷。

我承认,这半年来,我还是会偶尔想起他,想起他的好,想起他的笑,想起他的眉眼,想起他手心的温度。

也许,我从没有停止过爱他,只是我以为我爱的是虚荣。

3

“放到桌上吧。”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的心忍不住一阵澎湃。

我想走进去,只是他站在我面前,挡了我的去路,“项总监,麻烦您让一下。”我怯生生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变得那么怕他,难道只是因为在他面前自己过得实在是太落魄了吗?

他转身往回走,我跟在他身后,把资料放到桌子的一角,我始终是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项总监,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出去了。”我转身,想要快点离开这个让人压抑的房间。

“张、筱、雅。”

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可是在我听来却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是,项总监,有什么吩咐吗?”我迅速地回道。

“这几天,就由你来当我的私人助理,我已经和刘主管商量好了,会在这间办公室里给你安排一个位置,你把东西收拾一下,下午就可以搬进来了。”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

“好了,出去收拾吧。”

自始至终,我的头都是低着的。我一直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坐在椅子上,傻傻发愣,直到主管过来催我,我才意识到那不是梦,而是真真的现实。

我坐在他办公室里,一抬头便可以看到他完美的侧脸。我想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为了报复而来。要不然不会选择在我刚分手的时候出现,也不会选择来这家公司,更不会成为我的上司,所以,我觉得他一定都是计划好的。

真是人心隔肚皮,可我,现在也是危机关头,否则我一定会一走了之,离开这种骑虎难下的境地。

“张助理,没人跟你说过工作的时候不能开小差吗?”他淡淡的话语飘进我的耳朵里。

我尴尬地瞅他一眼,他并没有看我,而是在专心的研究文件。我低下头,继续工作,不敢再有一丝丝懈怠。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终于要结束这折磨人的日子啦,我伸伸懒腰,不经意间正好对上他的眸子,没有一丝丝情感的眸子。

我立马收回双手,恭敬道:“项总监,下班啦。”

“嗯,你先回吧。”

“您还要工作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

“那,再见。”明明是相爱了五年的恋人,此刻,我们之间却有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还不如刚刚相识的陌生人。

我收拾好包,出了办公室,没想到小美就站在门口等我,“姐,你好幸福啊!你知道吗,全公司的女生都要羡慕死你啦。”

在小美的拉扯下,我出了公司。听着小美的描述,我只是送给那帮女生三个字“花痴女”,不过想想,自己当年好像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一个人坐在公交车上,脑海里浮现的是他认真工作的模样。我和他不过分开了半年,他如今事业有成,魅力大增,而我依旧还是那个样子,在他面前真的是抬不起头来。

回到家,我向朋友打探租房的消息。晚饭的时间,我听英语,然后出去跑步,我要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所以我必须马不停蹄地奔跑。

这几天我一直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偶尔向他讲述一下设计部最新的工作进展。我们两个之间好像除了工作就没什么可聊的,虽然他还喊我筱雅,可那两个字里已经不含有任何感情,我们俨然只是上下级的关系。

沉默的房间,让我想快点离开,离开他身边。也许他不知道,现在只要我稍稍瞥他一眼,我就会全身陷进去,而忘记正事。

这种工作环境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煎熬。

4

我正在埋头思考今天中午吃什么,就听到“咚咚咚”的声响,他一声应允,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拧开。

“项总监,您好。”这娇柔妩媚的声音,听得我只起鸡皮疙瘩,我抬起头,我的天呐,这不是销售部的大美女——梁蜜吗?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您好,”项野对着他露出标志性的迷人微笑,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请坐。”

我知道项野在公司里很是吃香,尤其是那些女人,简直对他是垂涎三尺,但是真正找上门来的,这还是头一个。

她对着我微微一笑,然后从我身边经过,坐到了项野对面。闻着她身上浓浓的味道,我只感觉天旋地转。

“筱雅,水。”他望了我一眼,我不情愿地站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到那美女面前。

“筱雅,你去刘主管那里看看我要的资料整理好没?”

“哦。”什么资料,不过就是想打发我出去呗,没想到啊,项野,你竟然也是道貌岸然的家伙,算了,正好我也不想待在着乌烟瘴气的地方,出去透透气也好。

我去刘主管那里走了一趟,资料还在整理中。透过玻璃门,我看到了那个绰约身影,还看到了他的笑脸,我的心里很是不快,非常地不快。

我在门口徘徊良久,想着他们在谈些什么,为什么要谈那么久,临近吃饭时间,我还是忍不住了,轻轻推开了门,不好意思道:“那个,总监,打扰一下,您的吃饭时间到了。”

我看到那美女回头,一丝迷之微笑划过唇角,“项总监,那我不打扰您了,”她起身,“我希望您能考虑一下我说的事情。”

“我会的。”又是温润如玉的笑容,难怪总是惹上烂桃花。

美女再次从我身边经过,还是微微一笑,我知道,此刻她的内心一定恨死我了,手撕百遍都不止。不过,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站在门口,一副等着挨骂的样子,“不走吗?”

“去哪?”我问。

“吃饭。”

“哦,可是……”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今天怎么会和我一起去吃饭,他就已经走了,我快步跟在他身后。

本来这张桌子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一眨眼的功夫,周围就坐满了人,而且是清一色的女同胞,果然,万人迷就是无人能敌。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而他迟迟不说让我离开他的办公室。每天我就坐在办公室的一角,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望上他几眼,有女同事来找他的时候,我就绞尽脑汁瞎编理由地进房间探测军情。

我知道他爱喝咖啡,所以每天早上,我都会早起,买一杯他最爱的咖啡,放到他的办公桌上。看着他将那杯咖啡喝完,我的嘴角会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中午的时候,我会邀他一起去食堂吃饭,跟他讲述着一些有趣的事情。每一次当队伍有点长的时候,我会让他坐着,自己排长队端着满满当当的托盘回到座位上。看着他吃得香喷喷的样子,我有多少次幸福得差点落下眼泪。

我想他应该不会不明白我的用意,只是他不说,而我更没有勇气开口。

眼看着周末就要到了,我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说干就干,我团了两张电影票,想要邀请旁边的美男子一起去看电影。

“项总监,您周六要做什么啊?”

“周六?没想好。”

“要不要看电影,我……我一个朋友送了我两张电影票,我正愁找不到伴呢,您要不要一起?”

他沉默片刻,“好吧。”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啊,有些事,既然他不说,那就由我厚着脸皮说吧。

这两天,我做足了功课,只为周六那天再把他追回来。

那天下午,我精心打扮了一番,早早地来到电影院。虽已不是第一次和他一起看电影,但是此刻的心却比第一次还要狂热,比第一次跳得还要厉害。

眼看着时间快要到了,他却还没有出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筱雅,我这边遇到点事情,要晚点到,你先进去。”

“好,你也不要着急,路上小心。”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能来,我比吃了安心丸还要安心。

我买了一大桶爆米花先进了电影院,在电影开场15分钟后,我看到了他的身影,只是不巧的是,他的旁边还跟着另外一个人,一个女人。

5

他和那个女人聊得起劲儿,而我则像个局外人一样,我恨透了销售部的那个女人,同时,我也明白了,我的前前男友再也回不到我身边了。

明明是一场喜剧电影,可我有想哭的冲动,我好后悔,我应该选部悲剧,这样,我就可以没有理由地放声大哭。

电影结束后,我们三个人一起出了电影院,在项野说出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爱情是两个人的电影,而我始终是多出来的那一位,注定没有结局。

与他们告别后,我的心隐隐作痛。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耳边是呼呼的风声,绚烂的霓虹亮起,妩媚的夜就要来临。

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蒙蒙细雨。我漫无目的地向前走,雨点越来愈大,周围的人来来往往,匆匆忙忙。

风裹着雨吹在身上,凉在心上。我望着四周打开的大门,却没有一扇是为我而开。

我踉踉跄跄地往家的方向走去,雨水和着泪水,在脸上狂流不止。

这些天,我们都很有默契地不再提当年,我以为这就是新的开始,我以为我还有机会,我以为他还是爱我的,原来这一切不过只是我以为。

那个在雨天我打伞,自己却淋湿了一半的男人;那个在我饿了,会为我做饭的男人;那个会在寒冷时,将我冰凉的手脚放在他胸膛的男人;那个在我肚子痛的时候,会为我泡脚暖肚子的男人,那个给我一切美好的男人,再也回不来了。

曾经是我不懂得珍惜,而如今,我想要珍惜,老天却不再给我机会。

回不来了,我们之间已隔着千山万水,曾经的过往再也回不来了。

我回到家,坐在自己那十几平米的小房间里放声哭泣。那时,我和他也是住在这样大的房间里,我们吃一锅饭,喝一壶水,睡一张床。

他会半夜醒来为我盖被子,他会在床头放上一壶热水,他会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他会用他的身体为我取暖……

可是后来,我的心被虚荣所占据,我向往穿名牌衣服,住大的房子。每次和他诉说我的需求,他总是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对我说:“宝贝,你要的一切,马上就会有。”

渐渐的,我厌倦了这种生活。我和他之间还有爱情,可是爱情能当饭吃吗?能当钱花吗?不能!于是在那天晚上,我爆发了,是彻彻底底地爆发了。

我恨他无能,每天就只知道打游戏,那一天我说了很多伤他的话,后来连我自己想起来的时候,都想扇自己两巴掌,堂堂七尺男儿谁如果还能忍受我说的话,那定不是个男人。

就在那一晚,他离开了我,他说,是我践踏了他的自尊和尊严,他说,他认识的张筱雅从不世俗,他还说,定有一天,我会后悔。

是的,我后悔了,在离开他不久后,我就后悔了。

我住着宽大的公寓,却再也找不回十几平米的温暖;我拿着香奈儿的香水,却少了和他一起趴在橱窗上的欣喜;我吃着饕餮大餐,却也无法填满心中的那份空虚。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我可能再也找不到这样的男人了,这个拿生命爱我的男人。曾经,我想过要再找去他,可是我还有什么颜面再见他,又有什么资格请求他的原谅。

错过的就是错过了,人啊,总是冲动,总是嘴硬,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6

第二天,我感冒了,头昏脑涨,嗓子痛得难受,浑身乏力,身体还有些微微发烫。我趁着自己意识还较清醒的时候,去了医院。

一个人挂号,一个人拿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打点滴。

看着手上的针头,我忍住了要掉下来的眼泪。现在这个空旷的医院里,再也寻不到当年那个熟悉的身影,再也没有人喂我喝粥,对我嘘寒问暖。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曾经的我为什么会那么矫情,为什么会那么狠心?

不听话的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我慌忙抬手擦拭。

“小姑娘,自己一个人呀?”旁边一位正在打点滴的阿姨问道。

“嗯。”我点点头,在嘴角硬是挤出一丝微笑。

和阿姨又聊了几句,大概了解了我的情况,她也只是叹了一句:“一个姑娘在外打拼,很辛苦,一定要好好地照顾自己。”

我点头不语。

我请了一天假,待第三天一进公司,里面就炸开了锅。原因很简单,就是这次与智扬的合作案将会在周三成功签约,然后周五晚上项野要请大家吃饭,唱K。

在小美的搀扶下,我绕过热闹的人群,一一谢过他们的关心。

我来到总监办公室,“项总监,恭喜!”

他细细地打量着我,带着一丝疑惑与担忧,“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啊,您看我现在不是生龙活虎的吗?”我做几个大动作给他看,示意他不用担心。

“嗯,那就好。”

我正想回到座位上,他突然喊住了我,“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坐在这里了。”

“嗯?”我回头,是啊,都这么久了,而且他可能马上就有女朋友了,“哦,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搬出去了。”我笑呵呵地说道,心却在滴血。

那三天的时间里,我们的关系好像又回到了他刚来时的样子,偶尔也只是谈论工作上的问题。

那天晚上的庆功宴,我并没有吃得很尽兴。但在唱K的时候,我倒是喝得不亦乐乎。喝着喝着,眼泪就落下来了,我怕被人看出异样,就出了包间。

我跑到洗手间,用水冲刷脸上的泪痕。

平复心情后,我晃晃悠悠地回到包间,望着眼前一模一样的金色房门,模模糊糊的重影在眼前晃来晃去,我直接瘫坐在走廊上。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张脸,哦,不对,好像是两张,又好像是三张,总是晃来晃去的,让我数不清。我伸出双手,固定住那张脸,嗯,原来是一张,这白净的面皮感觉好熟悉啊。

下一秒我就被腾空抱起,在那熟悉的怀抱里,我彻彻底底地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看着头顶金碧辉煌的天花板,我愣了几秒,是酒店,可是我怎么会在酒店里?

“醒了?”

我转头望向一边的男子,他就坐在我身边,穿着睡袍。我猛然起身,发现自己竟也只是穿着睡袍。

“项野,我们……”我诧异地望着他。

“我们?我们怎么了?”他的脸突然靠近我,一抹坏笑荡漾在唇角。

那张日夜思念的脸庞,现在就在我面前,我抬起手轻轻触摸他的脸颊,“对不起。”这是我欠了他许久的三个字。

“为什么要说这三个字?”他一脸阴翳地看着我。

为什么要说,是因为当年的过错,还是因为现在的纠缠,好像都有。我收回了手,低下头,“就是对不起你。”

“除了这三个字,你就没有其他话要对我说吗?”

“我曾经犯的错,还能弥补回来吗?”我问。

他笑,“怎么弥补?”

是啊,怎么弥补,他将要有佳人相伴,而我还能做些什么?可是望着眼前的他,我总是心有不甘,我不想再一次失去他。

我鼓足勇气,双臂环上他的脖颈,对着他的唇就开始吻。可是他没有一点点反应,即便我的脸皮再厚,也不能容忍这样的羞辱,我慢慢地坐回到床上,一颗心碎落一地,“对不起。”泪水已经做好了决堤的准备,我却固执地不让它落下来。

“时间不早了,衣服在那边,”他指了指衣架,然后下了床,“对了,昨天我们的衣服都被你吐脏了,你的衣服是酒店服务员帮你换的。”

“哦,谢谢。”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我的心里竟然有些失落,是不是生米煮成熟饭就好了?

我晃晃自己的脑子,怎么会有这样肮脏龌龊的想法,这要是被销售部的美女知道了,我恐怕是不能活了吧。

7

自从在酒店发生那件事以后,我就很怕再见到他。可是同属一个公司,同在一个部门,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会有狭路相逢的时候。

经过这几天的考虑,我也总算是明白了,他回到我身边,不过只是想告诉我那句话“曾经的他我爱理不理,现在的他我高攀不起”,不过只是想让我后悔得更彻底。

早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公司,没精打采的样子被小美的一个炸药包炸得魂飞魄散。

小美说她看到他们一起来公司上班,还有说有笑的。

他和她在一起了,虽然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我还是承受不住,觉得自己快要吐血了。

我忍着悲愤,眼睁睁地看着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和那个婀娜绰约的身姿一起出了公司大门。我原以为我会祝福,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不甘心,我不相信这五年的感情,他能说忘就忘,我不相信他不爱我,除非他亲口承认。

晚上,到家后,我给他打了电话,成败在此一举。

“项野,你,在哪里?”

“我在和梁蜜一起吃饭,你吃了吗?”

听到他们在一起,我的心就异常难受,“没有。”

“这么晚了,怎么不吃饭?”

“吃不下。”我的声音开始颤抖。

“你怎么了?”

“我……”

我听到了电话里梁蜜的声音,滚烫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

“我这边还有事,晚点再打给你。”

“项野!我爱你!”我知道他要挂了,可是这句话现在再不说,我怕我会再也说不出口。

“我知道,等我一会,我先挂了。”

电话被挂断了,可我被他的话语搞糊涂了,他说他知道,可他为何还要和梁蜜在一起。如果不爱我,那又为何还要来找我,难道只是想和我说清楚分手的事情吗?我不懂,我只觉得脑袋很乱很乱,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把话说清楚。

他站在门口,我泪眼婆娑地望着他,“项野。”其实我好想抱着他,可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做。

他进了门,把手中的袋子放在桌子上,掏出里面的饭盒,然后一一摊开,“过来,先把饭吃了。”他朝我伸手。

我走到他身边,坐下,接过他递过来的筷子,豆大的泪珠落在了他的手背上。我看着桌上我最爱吃的蛋炒饭,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再哭泣。

我端起饭,却张不开口,“我吃不下。”我低头喃喃道,然后把饭盒放在桌子上,继而抬头望着他。

“项野,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不该对你发脾气,不该说那样的话伤害你,都是我不对,我知道错了……离开你以后,我过上了虚荣的日子,可是我并不快乐,因为我的生活里少了爱……少了你……我后悔了,可是我已经没有脸再见你……我想告诉你我爱你……可是我已经没有了资格……项野,我爱你,真的……真的很爱你,而且爱的只是你,你可不……可不可以不要和她在一起,就留在我身边……陪我一辈子……好不好?”我近似疯狂地哀求他。

我看到了他脸上的愁容,难道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吗?

“项野,你难道真的……一点点……都不爱我了吗?”

“筱雅。”他用他温暖的掌心为我拭泪。

“你只要回答我,爱还是不爱?”

“我爱你。”

听到这三个字,我失落的心立马被填满,“那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好,”他抚摸着我的头,“筱雅,我爱你,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好。”

泪又夺眶而出,只是这次,不再是伤心,而是甜蜜。我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悲哀,为自己的苏醒感到欣慰,也为自己的勇气感到庆幸。

我起身,吻上他的唇,泪水和着泪水,在那个花好月圆的夜里,演绎着一场最动人的爱情,而这,是我和他幸福的开始。

8

那一夜是第一次与项野发生关系,自二十一岁与他相恋,我们一直都是中规中矩,日后虽同居,但依旧按规矩行事,只因我曾说过,我只想把第一次留在新婚之夜。

只是没想到提前了。

我被他折磨得半死,蜷缩在他怀里,只感觉腰酸背痛,尤其是肚子,还在咕噜噜的抗议。

“我饿了。”我愤愤道。

“刚刚让你先吃饭,你偏不,现在饿了吧。”

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我面红耳赤,拿起拳头对着他的胸膛,“讨厌,坏蛋!”

他握住我的手,宠溺地说道:“乖,我去把饭热一下。”

我吃着他喂的蛋炒饭,突然想起了那个女人,“梁蜜,怎么办?”

他笑,“也只有你这样的傻瓜才会在这个时候想起其他女人。”

“还不是因为你吗?”听他这么说,我很生气,“以前就爱惹桃花,现在也是,真是秉性难改!”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坏笑着问我。

“开一朵就砍一朵,开两朵就砍一双!实在不行,把树砍了!”

“老婆威武!”

“哼,你别笑得那么灿烂,现在是我灭桃花,以后可能就是灭你了!”

“你舍得吗?”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不舍得,”我不假思索地答道,“那你怎么办?”想到明天要面对那女人,我就觉得心虚,感觉自己做了不能见光的贼。唉,就我这样的人,一辈子可能灭不了一朵桃花。

“筱雅,有件事,我跟你说了,你别生气。”他郑重其事道。

我认真地点点头,“你说,我不生气。”

“梁蜜,其实是我只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不过是在……”他话还没说完,但我好似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演戏?”我瞪大眼睛看着他,真是活久见啊,盆盆狗血都撒在了我身上。

“嗯,原来你懂的。”他笑道。

“我懂你个大头鬼,”我起身,拿着枕头去打他,“让你骗我,你知道我流了多少眼泪吗?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他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对不起,宝贝,谁让你迟迟不说‘我爱你’那三个字,我也只能这样做了。”

“你混蛋……呜呜呜呜……”然后我在他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这是对你的惩罚。”

他疼得倒吸一口气,却还是深情地在我耳边轻语:“为了你,多重的惩罚我都愿意受。”

我趴在他的肩头,可总觉得哪里还是怪怪的,不对,他做的事情肯定不止这么多。

“我问你,”我很严肃地说道,“沈凌风,你是不是也认识?”其实说完这句话后我内心很忐忑。

“他是我朋友的朋友。”他的语气倒是很诚恳。

天呐,我简直是要疯了,这都是什么事啊?“所以,我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我问。

他摸着我的头,“对不起,宝贝,我骗了你,不过不还是为了把你追回来。”

“那你把我当团子耍啊?你怎么就能将自己的女朋友交给陌生男人呢?”我很愤怒,真的很愤怒,此刻的我都可以堪称喷火娃了。

他笑,“他说了他不喜欢爱慕虚荣的女生。”

“呀!”我不满地朝他挥着拳头。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他拉住我的手,“他有喜欢的人,而且他曾经欠我一个人情,这正好算是还恩。再说了,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还有就是对你造成伤害的事情,我也绝不会做。”

“你太厉害了,太狠了,我真的……斗不过你……”我哇啦一声哭了出来,我原以为是自己赢了,撩回了自己深爱的男人,却没想到掉到了别人的陷阱里,反被撩。

内心好委屈,好恨他,好怨他,可我就是离不开他。

“不哭,不哭,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啊,乖。”

“我要罚你。”我把脸在他怀里蹭了蹭,用他的衬衫擦干我的眼泪。

“你说,只要你不离开我,什么惩罚我都愿意。”

我破涕而笑,“我罚你,一辈子都不准离开我身边,这一辈子只能爱我一个人,只能对我一个人好!”

“那宝宝呢?”

我纳闷,“什么宝宝?”我大惊,“你背着我偷腥!”

他黑着一张脸,然后将目光锁到我身上,暧昧的眼神在我身上上下游走。

“你……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还问……”我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他看的,脸颊开始热得发烫。

他靠近我,温热的气息撒在脸上,“真是冤枉,我怎么会知道你是哪个意思?”

我捂住他的脸,“我饿,我要吃饭。”

“凉了。那个,不如让我们先讨论一下该怎么爱你,怎么对你好吧。”

然后,我又把自己给坑了。

9

早上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醒了,其实我还是有事情想要问他,本来是想着昨天夜里一下子把疑问都解决掉,可是没想到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就连我最爱的蛋炒饭也没吃上。

我往他身边蹭了蹭,他捏了一下我的鼻子,“怎么醒那么早?”

“你不是比我还早?”我眨着眼睛问道。

他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抚摸着我的头发,“你终于又回到了我身边,真好。”

我呵呵地傻笑,“不过,我想问你个问题,如果我真的变成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怎么办?”

“傻瓜,有哪个男人不疼自己的女人,不想让自己的女人过好一点。如果你爱慕虚荣,那我就努力满足你的虚荣,谁让我爱你呢?”

“项野,对不起,当时是我太自私了。”我真是后悔不已,这么好的男人不要,非要鬼迷心窍地爱上钱。

“能用那么多金钱找回曾经的你,值了。”

“嗯?什么意思?”我想到了公寓里的那些名牌,恍然大悟,“该不会那些都是你……买的吧。”

“你说呢?”他笑眼弯弯,“不只那些,公寓也是我的。”

“啊?我以为那些都是沈凌风买的,想他虽然不能给我爱,但物质上绝不会让我受委屈,所以我才更不忍心花他的钱,觉得对不起他的好,早知道我就拿来用了,我应该把那些卡里的钱都花光光。”我懊恼不已。

“心机婊。”

“你才是呢!不过你也还很笨,万一这些钱都打水漂了怎么办?”

“钱可以再挣,可是你只有一个。”

“万一我真的爱上了沈凌风,怎么办?”

“我不会让你爱上他,你只属于我。”

“你……”

“我发现你的问题特别多唉,快要赶上十万个为什么了。”

“是我问题多吗,明明是你套路太深。”

“那你就不用再多问了,我的套路还多着呢,保证你这辈子都想不到,走不完。”

“那我岂不是这辈子都栽在你手里了?”

“可能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他欢快地笑道,“不过,宝贝啊,我现在真的没有钱了。”

“我不管你有没有钱,我这辈子都跟定你了。因为我爱你,爱的只是你,爱的是这个世上唯一的你。”我脱口而出。

“谢谢你。”他亲吻着我的额头。

嗯?不对,我是不是漏掉了什么,“哦,对了,我们不是还有卡,还有那些未拆封的大牌,我们可以把它们都卖掉换钱,实在不行,公寓也可以卖掉……”我啰啰嗦嗦地说个不停,三句话离不开“钱”这个字。

旁边的人早已惊得哑口无言,良久,他才冒出一句话,“你是爱钱还是爱我。”

“我爱钱,但是我更爱你!”

身旁的某人满意地扬了扬唇角。

“没有你哪有钱!”

一张生无可恋的脸上写满了忧伤,好像马上就能吐血身亡,“看来我这一辈子注定要成为钱奴了。”

我双手捧着他的脸颊,深情地看着他,“这辈子,我要和你一起成为钱奴。”

我吻上他的眉眼,谢谢老天,能让我醒悟,能让我在醒悟之后还来得及珍惜。

番外之打游戏的秘密

在我与项野交往时,他总喜欢打游戏,而我总是说他不务正业,为此我和他争吵过很多次,最终一次的决裂也是因为游戏。

殊不知,他竟是背着我偷偷地搞游戏软件的开发与设计。所以每次我向他抱怨我们生活拮据的时候,他总是信心十足地回答我:“宝贝,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

我只当他是说大话,做白日梦,却没想到在我们分手后不久,他的游戏就开发出来了,而且还卖了一个好价钱。

他总是拿这件事说我傻,说我笨,不知道他的惊喜,也不懂得如何珍惜潜力股。

我总是狠狠地瞪着他,当时他一声不吭,连个屁都舍不得放,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干吗呀。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