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字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字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奶农含泪卖奶牛奶牛场变菜园牛尾蒿

发布时间:2020-10-19 05:28:55 阅读: 来源:工字钢厂家

奶农含泪卖奶牛 奶牛场变菜园

三农直通车

全国讯:20头怀孕待产的奶牛,被奶农含泪卖掉。这些奶牛是换了新主人,还是上了屠宰场?无人得知。这是“乳业新政”后,发生在东营一家奶牛场的一幕。

“乳业新政”后,本报一直关注处于乳制品产业链中最薄弱环节的奶农的处境。现在,奶农的状况好转了吗?

“近日有南方商贩来收购奶牛,有的奶农整栏整栏地卖,一次卖五六十头的也有。”5月9日,东营北塔奶牛小区负责人赵志刚说。

记者采访了解到,东营一些奶农倒奶、卖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4月10日下午,位于东营市北二路胜利街道办事处的奶牛场里,四五个人用绳子和鞭子将奶牛和小黄牛赶上运输车。

车上一头奶牛鼓着大大的肚子,就要生产了。“没有办法,它怀孕得不是时候,奶不好卖,它又吃很多的食料,只好卖掉。我买它时,它才三个月大,花了4500元。养了四年,它从一头小牛犊长成1200多斤的大牛,才卖了6000元钱。”奶农唐光来已经卖了20头怀孕待产的奶牛。

老唐说,他干这一行快20年了,养奶牛有特殊的情结。但是,东营本地的乳品厂都关门了,奶卖不出去,为节约成本只能卖牛。

过了两天,记者再次来到老唐的奶牛场,听到有两个栏内的奶牛不停地在叫。老唐说,这四十余头奶牛因为产奶多,只好饿着,少产少浪费。

“草料进价是0.145元/斤,自己加工后成本为0.17元/斤,而饲料进价2250元/吨。正常情况下,场里的奶牛每月要吃40吨混合料。现在不让牛产奶,每月最多喂5吨,即使这样一天也要赔2000元。”

奶牛场里的制冷罐已经停止运作了。老唐打开盖子,顿时飘出一阵恶臭,里面的牛奶已经长满了毛。“反正奶卖不出去,关了机器还省电。”

5月9日,老唐的儿子告诉记者,现在奶价比前几天涨了,但处境依然艰难,“不像4月份赔得那么多了,但没有大的变化。”

在这次乳业整顿中,全国一千多家乳企有四成被迫退出。截至4月下旬,我省86家乳制品企业中,有36家暂时或永久离开了这个行业。与这些乳企相关的奶农,不只是老唐。

广饶北塔奶牛小区是2002年投资200多万建立起来的,18栋牛舍,奶牛数量最多时近300头。但记者4月中旬采访时看到,有的场区已经没有了奶牛,里面要么种上菜,要么变成了养羊场,有的场区里的奶牛换成了黄牛。据介绍,整个奶牛小区只剩下100多头奶牛。

当了35年“牛经纪”的李炳月说,4月份奶农卖牛的情况比以前多,大概多10%。被卖掉的奶牛有的是不产奶或产奶少,有的是生病,也有小部分是奶农养不起的。

根据奶农提供的信息,奶牛大部分被卖到了青州和淄博。记者联系到青州的一名商贩赵四,他在电话中表示,4月中上旬时,每天能收60到100头奶牛,而此前一天收四五十头。“也有怀孕的奶牛,不过这样的我没舍得杀,都找买家卖了。”

广饶县畜牧局和垦利县畜牧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散养的奶牛农户基本上很少了。东营市畜牧局生产科科长薄宏斌说,在东营,100头以上的奶牛场已经占奶牛存栏量的95%。

山东省畜牧协会奶业分会秘书长张志民表示,去年我省奶牛养殖行业生产鲜奶236万吨,但一家喂三五头奶牛的散户已经不多了,占了行业的10%不到。

中投顾问发布的《2010-2015年中国乳制品行业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目前我国企业自建规模奶牛场比例仅为10%-15%,奶牛养殖小区和奶站约为25%,而散户养殖仍然高达60%以上。

策划人语

先有奶农,再有乳企,然后才有市场上品种繁多的乳制品。但是,这个理想的状态无法改变奶农在乳制品产业链中地位最低、抗风险能力最弱的处境。一场“乳业新政”,淘汰了一批中小乳企,却也让奶农、小牧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卖牛的场景,又一次出现。

“乳业新政”的目的是让乳品的质量得到保证,但奶农的利益也不应忽视。作为利益链中最薄弱的环节,奶农的路在何方?

强势乳企和弱势奶农的博弈

“不收没有挤奶厅的散户奶”

“对我们来说,这次影响比‘三聚氰胺事件’还厉害。‘三聚氰胺事件’基本把散户打得不存在了,这次很可能把小奶站、小牧场震没了。”“乳业新政”一出,广饶北塔奶牛小区负责人赵志刚如此表示。

5月9日,记者联系到赵志刚,他忙碌着,心里却并不轻松。尽管从4月底开始奶价每公斤上涨了0.4元,但赵志刚的信心一点也不大,“前一段时间为让奶农留着奶牛,我已掏钱补贴了3万元。我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赵志刚说,他也想找大乳企,但他的奶站规模太小不受待见。“大企业都要往奶站派驻站员。日产5吨的奶站派一个驻站员,我们这里日产不到1吨,要派驻站员的话人力成本太高。一个罐车20吨,跑四五家大奶站就灌满了,我们这样的得多跑,运输成本也不划算。”

王厚远在广饶负责十几个奶站,“乳业新政”之初,他去安徽送奶,需要三天三夜才能送一次。王厚远说,由于送奶车很多,奶厂会变相压低价格。

赵志刚对此深有体会,“送奶,乳品厂说了算,它说合格就合格,说不合格就不合格。”不少奶农也表示,定价的生杀大权都在乳企本身,奶农往往无可选择。

济南佳宝乳业有限公司品牌部经理王庆华说,“我们希望奶农的养殖业能平稳发展,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情。如果奶农普遍杀牛,整个行业至少需要25个月周期才能缓过来。”

“我们的奶源有三部分,自己有三个大型牧场,有近万头奶牛,保证基础供给;以投资或合作的方式建立了200多个奶牛集中饲养小区,保证核心供给;还有一部分是外协奶牛场,作为旺季时供给补充。我们对质量的要求很高,没有挤奶厅的散户奶,我们是绝不收的。”

王庆华用“关系微妙”来形容奶农和乳企的关系。“目前来看,很多奶农与乳企缺乏长期的合作关系,奶价高了,他就待价而沽,奶卖不动了,就到处跑。趋利心态严重。危急时刻,乳企自然更倾向于照顾自己的固定客户。长期来看,奶农要改变自己的意识,发展订单农业,培养长期协作关系。”

王庆华说,国家这次整顿,可能会影响部分奶牛养殖户,但也会促使他们从传统的粗放养殖向现代化畜牧养殖转变。“表面上是对企业把关,实际上是从源头梳理。”

危机时期奶农的收入减震器

质量是破解奶源困局的根本

北塔奶牛小区负责人赵志刚认为,“奶牛场的发展趋势是向着规模化、大型化方向发展。大的牧场会良性发展,越发展越大;小的牧场会恶性循环,面临的境况越来越差。小奶场的命运只有两个,要么被大的奶牛场兼并,要么在这次变革中被淘汰。”

赵志刚表示,一个农户养20头奶牛,就要投入20多万元,规模化根本实现不了。国家政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希望在细节上能为散户和小奶牛场指一条出路。

东营市畜牧局生产科科长薄宏斌认为,乳业整顿的过程是行业自律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散养户受影响较大,但更应视这次危机为一个机遇,建议散户从村庄搬出去,小牧场进入大牧场,向规模化、规范化、标准化发展。

“东营市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已有77处,其中,1处万头奶牛场已建成投产,另外3处正在建设中。”薄宏斌说,目前东营全市配套建设标准化挤奶厅76处,建成符合条件的奶站46个,日收奶量为500吨左右。“规模化程度高、科技装备强,带来的是奶质好、产量高,全市平均每头奶牛年产鲜奶6.3万吨,居全省首位。所以,这是发展的方向。”

山东省畜牧协会奶业分会秘书长张志民表示,“目前乳品企业的开工率大概为40%。开工率不足,从根本上说是市场销售问题,消费上不去,乳业的发展后劲就不足。中国奶协有个统计数据,2006年,我国城市人均购买鲜奶18.2公斤,但2009年,这个数字下降到14公斤多一点。这说明消费者信心不足。消费是促进生产的源动力,此次整顿正是要抓质量,提升消费信心,这也是解决奶源困局的根本举措。”

治阳痿早泄费用

西安鼻窦炎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成都专业治滑膜炎的医院网上预约

相关阅读